aDC已满18点此进入

大年初一头一天,上午的时候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家里面,随即丁叮也是煞有兴致的让家里面的人穿好了衣服,然后摆了造型,自己的单反相机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当然了不仅仅是家福,还包括了其他的一些照片。

家里面的人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也就跟着折腾了,其实仔细的想来,貌似一家人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合照,今天也算是圆了一个梦,不过照过相不长的时间,就有人来拜年了,基本上都是丁家的这些亲属。

丁羽接触的还真不多,主要是因为老爷子和老太太下去的太早了,自己甚至都没有太多的印象了,而且丁羽呢?因为时间上面的关系,回来之后也没有怎么会老家那边去,所以这个感情上面的沟通,还真的就赶不上姥姥家那边。

不过自己老爹和老妈在这个问题上面,却没有任何的怠慢,但凡老家这边有任何的事情,都会随上一份子,反正家里面的条件也是比较的优越,对于钱的问题呢?家里面也没有特别的看重,就当做是高兴了。

既然是老家这边来的客人,家里面也是热心的招待,大家对于礼物呢?其实是不太看重的,不管是丁林还是赵淑英都是同样的如此,不过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丁羽会带着媳妇回来,甚至于孩子都已经有了,再者就是丁叮也带着未来的夫婿回来,喜上加喜呀!

随即大家也是有那么一些嗔怪,丁叮还没有结婚,这个事情也就算了,但是丁羽呢?这个孩子都已经有了,却没有告知大家这个消息,这个就有那么一些不对了。怎么个意思?老少爷们呢?虽然说是住在山村了,但是说声恭喜难道还不会吗?

丁林也是解释了一番,儿子的事情呢?当时的时候也就是通知了他跟赵淑英两个人罢了,加上这里面还有其他方面的状况,所以一直的也就没有宣布,只要他们小两口过得好,其他的就没有必要放在心上面了。

至于丁叮吗?这个事情是绝对不会含糊的,到时候绝对要让大家捧场!中午的时候呢?丁林也没有让大家离开,反正家里面也有的是地方,不在乎吃一顿饭的,可能在某些方面稍显有那么一些出格,但是谁也不会放在心上。

丁林也是跟这些叔伯兄弟没有任何的客气,毕竟这里面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可能在人生的轨迹当中出现过一些矛盾和状况,这是难以避免的状况,但是真的要是有什么状况的话,伸手的还是这些人。

更何况自己现在有这个条件,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调理见怪的,不过中午的时候别说是泰熙和丁叮了,就算是丁羽和曹振也没有上桌的资格,规矩就是规矩,虽然大家表面之上可能不会说什么,但是谁也不想背后被人议论着。

“是不是不太习惯?”趁着空闲的时候,丁羽也是悄声的问了一句,其实泰熙和丁叮两个人忙的时候还真的就不是很多,主要是两个小家伙需要有人照顾,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丁羽和曹振两个人在忙碌。

“还好了,以前的时候没有见识过,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泰熙对于这个方面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在意,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谁家都有这样的事情,自己在韩国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只不过状况可能有些不太一样,但是性质都差不多。

嘟嘟嘴乖巧女孩娇媚无比

中午过后,众人也是离开了,家里面的人吃了一些东西,下午没有太多的事情了,所以也就自行安排了,不过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打算了,虽然说对于来人呢?两个人很是高兴,但却是也是感觉有些劳累,毕竟年岁也不小了,岁月不饶人呀!

初二的日子也是差不多少,不过客人可能更少一些,不过下午的时候,大军倒是带着倩倩来了,他们两个人过年的时候才回来了,没有办法的事情,就是那个时候放假,他们也没有办法早退!不过好在年后的假呢?还算是比较的多。

如果说不是因为丁羽这位表哥,两个小两口现在是什么状况,还真的就不得而知。还有就是等两个人回家之后才知道,家里面的房子呢?重新的被翻新了,这样的事情本来应该是压在大军的头上面来,或者是大军父亲身上面来,但是丁林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

或者从实际上面来说,丁羽在背后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老太太不能上楼,不太习惯,而家里面的条件呢?从现实的情况来看,老人住着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不适了,所以也是趁着大军今年带着新媳妇回来的机会,直接的就把房子给翻新重盖了。

“姥姥很高兴吧!”说话的时候,也是冲着林倩仰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大军也是笑着点头,“家里面现在没有我什么位置了,整的我好像不是亲生的一样!待遇太差了!”在自己姑姑的面前,倒也不需要有太多的矜持。

对于这位新嫂子呢?大军和倩倩倒是有所感触,现在多少已经能够适应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所以也没有用所谓的异样眼神来看人,大家都是人!不过两个小家伙现在是越加的让人感觉爱不释手了!

那边的赵淑英也是打趣了一下大军和林倩两个人,反正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已经确定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和状况的话,那么今年就应该把事情给定下来了,他们虽然说有那么一些不太着急,但是老人是真的感觉有那么一些着急呀!

恨不得明天的时候两个人就可以结婚生子,毕竟都已经把新媳妇给带回来了,家里面的观点就是这样,既然你都已经把人给带回来了,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呢?就应该是水到渠成了。

林倩接触大军的姑姑和姑父两个人,并没有想象当中的严厉,也没有什么要审视的意思,就是希望两个人将来的时候能够和和美美,家庭幸福,就是这么的简单。从这里面呢?也是能够反映出来两位长辈的素养果然是不一般!

对于这样的长辈呢?作为晚辈没有不喜欢的,没有高高在上的批评,也没有无休无止的指责,有的只是祝福和希望,谁遇到了都会感觉高兴的。更何况自己和大军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就是人家的功劳,这一点自己始终都是铭记在心的。

诚然带过来的礼物呢?可能不值得一提,但也是自己的一片心意,倒是大军临走的时候替自己把红包给接了过来,这个多少让林倩感觉有那么一些难以自己,这个还都没有结婚呢!在大家善意的笑声当中,林倩也是死死的掐着大军的胳膊。

等大军和林倩离开了之后,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也是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和未来女婿,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这个意思呢?也是表露的比较清楚,而丁羽和泰熙两个人也是同样的如此,丁叮虽然说想要装作莫不在乎,但是有些咬牙启齿,而曹振呢?也是略显尴尬!

不过好在这个坚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明天去你姥姥家里面,你可给我长点脸!”说话的人是赵淑英,对于曹振呢?自己还算是放心,但是自家的丫头呢?自己真的是一点底气都没有呀!还真的就怕丢不起这个人。

以往的时候她就孤家寡人一个,这个倒是没有什么,但是现在不行了,他的未婚夫也是跟着来了,在这个问题上面就需要尤为的注意,但是自己女儿跳跃的性格呢?也是让赵淑英不是那么的看好,虽然说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在这一点上面,自己倒是期望女儿能够像是儿媳一样,要知道儿媳那个绝对是大明星,但是为人比较的谦虚,而且对于长辈也是非常的礼貌,不管是说话还以一步一坐,都自有气质,不跟自己家的丫头片子似的,完没有定性!

“以前真的没有怎么听你提及家里面的事情!”躺在床上面的时候,泰熙也是有些好奇的询问道,因为丁羽欧巴还真的就很少说家里面的这些事情,顶多说一说父母和丁叮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好像都是有那么一些忌讳莫深的样子。

丁羽也是略显无奈的感叹了一声,“等明天回家的时候你就差不多知道了!”说这个话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些戚戚然,为什么会这样呢?还是老太太不喜呀!丁羽这个时候也真的是有那么一些想要骂脏话的意思。

泰熙也是相当好奇的趴在了丁羽的胸口位置,看着她磨人的样子,丁羽也是神情有那么一些复杂的说道,“姥姥呢?年纪比较的大,作风方面可能比较的旧派一些,反正自小到大基本上没有给过我什么好脸色!”

“嗯,为什么?”随即泰熙也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冲着丁羽吐了一下自己分红的小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之后,也是很快的就缩了回去,“因为你的身份吧!”

“有一定的原因,不过姥姥虽然明面之上呢?不太喜欢我,甚至是表现的比较强烈,但是在暗地里面对于我个人的帮助倒是非常的大,但是有一样需要说清楚,她可以这么的去做,但是谁也不能够说,谁也不能够把事情给挑明了,不然的话就翻脸!”

泰熙的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惊愕,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情?“难道就没有化解的方式和方法吗?”很显然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也是太好奇了,甚至有些冲动。

“她的年纪大了,而且性格方面比较的倔强,谁也不好说什么,家里面的老人呢?也就她这么一个了,随着她的性子就好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不容易!”丁羽对于这一点还是看的很淡然,是真的没有计较的意思。

早上醒来之后,收拾了一下,一家人也是浩浩荡荡的去了姥姥家,丁林开了一辆,丁羽开了一辆车,一辆车还真的就是坐不下这么多人,有点小拥挤的感觉。

不过赵淑英却是坐在了儿子的这辆车上面,因为两个小家伙有些不太老实,就让泰熙一个人照顾,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照顾不来,再者呢?丁羽没有开房车的原因也非常的简单,就是有那么一些太张扬,太显眼了。

原本的时候就是普通的石头土墙,但是现在盖了新样子之后,外面的墙是用青石垒起来的,重新起的门垛,从外面来看,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气派,车辆也没有要开进院子里面的意思,外面的地方就已经足够了。

一直等来到了家里面之后,泰熙也是给老太太行礼,独特的韩式礼仪,老太太的脸倒是好看了很多,随即也是把外孙女和外孙媳妇给拉到了炕上,其态度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坚决,至于丁羽这个外孙吗?还是让他在地上面站着吧!

相对于原来的房子,老太太住的这个房间可是比以前的时候敞亮太多了,丁羽则是坐在了沙发上面,倒是大军坐在了丁羽的身边位置,然后冲着自己的这位大哥耸立了一下肩头,现在这个时候彼此都没有什么地位和位置了。

而坐在炕上面的泰熙也是明显的就感觉到了这个待遇不太一样了,老太太对于丁羽是不假颜色的那一种,管这个房子是不是你出资、出力的,我就是不喜欢你,这个事情都已经不需要有任何的表明了,你讨好也没有太多的作用。

不过趁着老太太不注意的时候,舅舅和舅妈两个人也是趁机的把丁羽给拽到了西边的屋子,后跟着进来的舅妈也是随手把门给关上了,随即也是把丁羽给推到了沙发那边坐了下来。“舅,舅妈,没有什么事情吧?”

看两个人的状况,怎么感觉有那么一些着急忙慌的呢?“你说!”看见被舅舅推了一把的舅妈,舅妈也是点点头,“小羽呀!这个儿媳妇我看着是不错,但是我们的了解呢?还是感觉有限,你跟丁叮两个人都在京城了,你是什么意见呀!”

“哎呀!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情呢!”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好笑的说到,“倩倩的事情呢?我一直都是冷眼旁观,倩倩本人没有太多的问题,对大军不错,跟亲戚之间的相处,也没有任何的话说,如果一定要说有点问题的话,就是她家庭方面的问题!”

“啊?”舅舅和舅妈两个人也是相互对视的看了一眼,随即也是露出来很是担心的模样来,“哎呀!我和你舅舅知道咱们家的条件跟人家相处太大,咱们也是有那么一些配不上人家,人家是大城市的姑娘,咱们就是农村人!我和你舅舅这些年呢?积攒了一些钱,除了留给你姥姥的急用钱,剩下来的让他都拿走,先弄个首付的房子钱,这个房子的钱呢?小羽呀!当舅妈的呢?就豁出去这张脸了,过两年再给你!”

一听这个话,丁羽也是笑了起来,“舅舅,舅妈,看样子大军也没跟你们说呀!”而坐在那里的舅舅呢?也已经是脸红的跟什么似的,“那些钱呢?你们留着就行了,大军的房子问题呢?我和丁叮也已经给解决了,只不过担心他不上进,所以跟他要了一个本钱,当年买的时候一点都不贵,都是自家的亲戚,你们照顾姥姥这么多年,应该的!”

啊?两个人都是大大的吃了一惊,“这个倒霉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一点都不说!”舅舅也是有那么一些着急了,而丁羽则是一下子的就站了起来,把起身的舅舅给摁在了那里。

“舅舅,舅妈,这些东西呢?都是应该的,谁多一点,那么就帮扶一把,大军要是争气的话,将来说不定还有我求到他的那一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谁也不能够跑到前面去看一看,你们说是不是?”

“不行,小羽,这个话虽然是这么的说,但是事情不能够这么的去办,又是工作,又是房子的,我也算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丁羽也是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舅呀!说句难听一点的话,你养姥姥这么多年,给我们节省了多少的麻烦,你也是因为侍奉姥姥,所以这么多年呢?也是耽误在家了,咱们屯子里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还有哪家能够找出来你和舅妈这么孝顺的!”

“两回事情,那个是我妈,这个是应该的!”

“你说是应该的,而站在我的角度来看,我这么的去做,也是应该的,我在家里面长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家里面为我付出了多少,这个恐怕怎么算都算不清楚了,这个事情呢?你们也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如果你们还认我这个外甥的话!”

丁羽根本就没有给任何的机会,直接了当的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回头倩倩的事情呢?你们也别着急,反正小两口现在很是不错,感觉合适了,都不用你们提出来,他们两个人呀!恐怕直接就提出来了,放心就好了!”

说完了话,丁羽也是打开了门,搂着自己舅舅的肩膀出去了。

   ;scriptp1();/script

   “看什么?;

   你们都很闲,没事做吗?”;

   回头扫了还站在那里的人,周主管话语冰冷得吓人。;

   被周主管这么一吼,他们哪里还敢继续带下去,一个个转身迅速从办公室退出。;

   “周主管,我真的没有泼向小姐,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查一下监控录像。”;

   往会议室四周看了眼,看到角落的摄像头,韩雨桐总算找了一丝希望。;

   “这里的监控前两天已经坏了,你一直在这里上班,难道不知道?”;

   周主管接下来这句话,一下将韩雨桐心里的一丁点希望也彻底给破灭。;

   监控坏了?;

   这事韩雨桐是真的不知道。;

   向思琴呢?;

   少女粉嫩双颊以马为伴楚楚动人清纯照

   她知道这事吗?;

   如果她不知道,她又怎么敢再摄像头底下,做出这种事情来?;

   可要是说她事先就知道这件事,这人也太心思极恐了吧?;

   韩雨桐是越想,越觉得可怕。;

   “周主管,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拿水泼向小姐。”;

   她深吸了一口气,回视着一脸怒气的周主管,眼神坚定。;

   “其他的话,我也不想说太多,如果你不相信我,我说再多也是没用。”;

   周主管没说话,可这会看她的眼神却多了几分复杂。;

   而就是她那一份复杂,韩雨桐能感受到她刚才之所以这么凶,其实也是因为关心自己。;

   “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周主管,那我先出去做事了,最近事情比较多。”;

   “嗯。”;

   让韩雨桐有点意外的是,原本还气得不行的周主管,居然还回应了自己一声。;

   韩雨桐冲她勾唇一笑:“我会用事实证明,我真的没做过。”;

   说完这话,她绕过周主管,举步出了门。;

   周主管,你对她的关心,她收到了。;

   正因为这样,她会更努力去证明自己清白,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话虽这么说,可对方是向氏集团的千金小姐,自己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打工一族。;

   正如向思琴所说,她就算要和她斗,也没那个能力。;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韩雨桐知道自己需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还自己清白。;

   不过,和自己的清白相比较起来,她现在更在意的是某人对她的看法。;

   秦沂南是不是也不相信她?;

   是不是也觉得刚才自己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看她时的目光,为什么是质疑?;

   “雨桐小妹妹,过来一下,我有些话想问你。”;

   韩雨桐刚从会议室出来,正要往秦沂南办公室迈去,狄森淡然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她住了步,回头看着他:“狄先生,找我有事吗?”;

   就算狄森还没说,韩雨桐也能大概猜到他找自己,肯定是为了刚才在办公室的事情。;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我说,我当时只是站着喝了口水,向小姐是自己泼自己的,你会相信吗?”;

   韩雨桐吐了一口气,话语里头也是无奈。;

   “我信。”;

   “你真的信?”;

   看着狄森,韩雨桐一脸不敢置信。;

   就连周主管也不相信她,狄先生居然相信她?;

   “你没必要这么做。”;

   狄森的话虽然很短也很简洁,可韩雨桐却因为他的话,原本冰冷的一颗心,瞬间暖了一把。;

   “谢谢你,狄先生。”;

   “我刚才原本想去监控室看看录像,到了才发现会议室那边的监控坏了,根本看不到。”;

   韩雨桐点点头,其实有狄森这句话,她已经觉得很开心。;

   至少在发生这种事情之后,公司里还是有人选择相信她的。;

   “可是,秦总好像不相信,他应该觉得我真的泼了向小姐吧。”;

   “那也未必,秦总之所以会带向小姐先回办公室,不过是看在向总的份上。”;

   “至于他到底是相信你,还是相信她,这个还很难说。”;

   韩雨桐抿了抿唇:“不管怎样,我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是被冤枉的。”;

   狄森颔了颔首,有些话想说,却又有点欲言又止。;

   看着他,韩雨桐试探性问道:“狄先生,还有事想和我说的吗?”;

   沉默了片刻,狄森看着她,轻声开口:“你就不好奇这些天,秦总为什么一直没回公司?”;

   “狄先生之前不是说他的事情只要有电脑就能完成,所以前段时间都在别墅吗?”;

   留在别墅,就是为了更多时间和向思琴卿卿我我吧?;

   热恋期间的人都喜欢黏在一起,这个道理韩雨桐还是明白的。;

   只是一想到他们俩单独呆在一块,她的心就觉得难受罢了。;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既然已经有了向思琴,秦沂南为什么还要花钱让自己留下来?;

   “这也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

   狄森点点头,却似乎不想再继续往下说。;

   “闲了那么多天,我也有很多事要处理,你也回去忙活吧。”;

   “好。”;

   他不想说,韩雨桐也不会勉强。;

   和他分开后,她便转身迅速往自己位置返回。;

   经过秦沂南办公室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本想去敲响大门,想到向思琴还在里头,她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那里停留了大概一分钟,才继续举步往前头走去。;

   那天,向思琴在总裁办公室呆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在狄森的陪同下离开了公司。;

   他们前脚刚离开,韩雨桐的电话铃声就在此时缓缓响起。;

   正在做事的她也没多想,拿起手机,连屏幕也没看,直接把电话接通。;

   “进来我办公室一趟。”;

   被秦沂南低沉的声音吓了一跳,韩雨桐立即正了正声音:“是,秦总。”;

   直到听到电话奶头传来嘟嘟嘟的回响,她站了起来,心里还是害怕的。;

   这个时候让她进去,该不会是为了刚才在会议室里的事吧?;

   又没有目击证人,监控又坏了,等会她进去之后也不知道秦总回怎么对她。;

   怀着复杂的心情,韩雨桐用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才来到近在咫尺的总裁办公室门外。;

   “秦总,我是韩雨桐。”;

   “进来。”;

   听到秦沂南那把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她还是止不住浑身颤抖了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