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是示范页面。页面和博客文章不同,它的位置是固定的,通常会在站点导航栏显示。很多用户都创建一个“关于”页面,向访客介绍自己。例如:

欢迎!我白天是个邮递员,晚上就是个有抱负的演员。这是我的网站。我住在天朝的帝都,有条叫做Jack的狗。

……或这个:

XYZ Doohickey公司成立于1971年,自从建立以来,我们一直向社会贡献着优秀doohickies。我们的公司总部位于天朝魔都,有着超过两千名员工,对魔都政府税收有着巨大贡献。

而您,作为一个WordPress用户,我们建议您访问控制板,删除本页面,然后添加您自己的页面。祝您使用愉快!

   萧芸芸笃定,她猜对了。

   沈越川不要孩子,果然有其他原因。

   今天,她一定要问清楚!

   萧芸芸极力保持冷静,回忆沈越川和孩子相处时的点滴。

   沈越川接触得最多的孩子,就是西遇和相宜两个小家伙了。

   他很愿意亲近两个小家伙,两个小家伙也非常喜欢他。

   在苏简安耐心的教导下,相宜已经看见沈越川的时候,已经会奶声奶气的叫“叔叔”。

   沈越川每次听了,都笑得十分开心,一副恨不得把世界最好的都捧到相宜面前的样子。

   所以,萧芸芸可以确定,沈越川是很喜欢小孩子的。

   既然喜欢孩子,他为什么还要丁克?

   “越川,”萧芸芸的声音十分冷静,“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沈越川没有说话。

   娇嫩美女清纯室内甜美写真 晶莹白皙皮肤尽显唯美魅力

   萧芸芸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问:“你不想要小孩,不仅仅是因为我还小,还有别的原因,对吗?”

   “……”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还是沉默着。

   但是,在萧芸芸看来,这根本就是默认。

   萧芸芸想到沈越川的那场大病,隐隐约约猜到什么,不太确定的问:“越川,你……是在害怕吗?”

   “……”

   沈越川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

   他知道,他不可能永远以萧芸芸还小为借口。

   他迟早都要告诉萧芸芸真相,迟早都要和她谈一次的。

   既然萧芸芸已经察觉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

   “芸芸,你也知道,”沈越川的声音有些艰涩,“我的病,是具有遗传性的。”

   没错,他那么喜欢小孩,却不敢和萧芸芸生一个小孩,甚至提出丁克,都是因为那场遗传自他父亲的大病。

   他父亲是孤儿,他也是孤儿,这就像一种逃脱不了的宿命。

   他的病治好了,他的孩子倒是不至于变成孤儿。

   但是,万一孩子遗传了他的病怎么办?

   那样的话,他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不就是一种自私的伤害吗?

   “果然是因为这个。”

   萧芸芸早就猜到了,所以,当沈越川亲口说出原因的时候,她倒也不怎么意外。

   她只是觉得,很心疼沈越川。

   沈越川明明那么喜欢小孩,但是,因为那场病,他根本不敢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孩,还要找其他借口掩饰,好让她觉得安心。

   那场病,一直都是他的心结吧?

   而她,作为沈越川枕边的人,不但不能帮他解开心结,甚至一直都没有察觉到。

   “越川。”

   萧芸芸伸出手,抱住沈越川。

   她有一些话要跟沈越川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沈越川见萧芸芸这么平静,有些诧异的问:“芸芸,你不生气?”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萧芸芸松开沈越川,看着他,“你之前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怕你想太多。”沈越川说,“我一直在找办法,想解决这个问题。”

   “我有什么好想的啊,明明就是你想太多了。”萧芸芸粲然一笑,“现在好了,既然我知道了,我们就一起想办法吧。”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笑了笑,目光也变得越来越温柔。

   他无法否认,这一刻,他很感动。

   他一直都知道,萧芸芸也很喜欢小孩,但是因为她还在念书,所以她暂时不去想要小孩的事情。

   这着实让他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也知道,萧芸芸毕业后,他势必要告诉她真相。

   到时候,萧芸芸就算不至于责怪她,但多多少少,会有些怨她吧?

   沈越川完没想到,知道真相之后,萧芸芸不但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抱着他安慰性他,要跟他一起想办法。

   这大概就是,那个天真又烂漫的萧芸芸的温柔和懂事。

   沈越川想,他何其幸运,才能和这样的女孩相伴一生?

   沈越川不再多想,点点头,轻声说:“好。”

   萧芸芸笑嘻嘻的揉了揉沈越川的脸:“其实,我们也不用太着急。我还要好几年才能毕业呢,我们有的是时间!”

   沈越川盘接受萧芸芸的安慰,“嗯”了声,“你说的都对。”

   萧芸芸想了想,又说:“不过,我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嗯?”

   沈越川承认他有些意外。

   萧芸芸这么乐观的人,居然也会做最坏的打算?

   “芸芸,”沈越川好整以暇的问,“你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就是我们可能要去领,养小孩啊。”萧芸芸的目光亮晶晶的,“越川,你想要领,养一个男孩,还是女孩?我比较想领,养女孩,因为已经有西遇和表哥家的宝宝了,而且佑宁肚子里的宝宝也是个男孩!”

   萧芸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透露了一个大秘密。

   宋季青急忙叫停:“等等!你怎么知道佑宁怀的是男孩?”

   按理说,宝宝在出生前,他们根本无法得知宝宝的性别。

   穆司爵当然也有能力通过一些别的手段提前得知孩子的性别。

   但是,穆司爵和许佑宁都不打算费这个劲。

   萧芸芸反而知道,这未免太奇怪了。

   萧芸芸反应过来自己泄露了什么了,淡淡定定的咽了咽喉咙:“大惊小怪什么?别忘了,我是医生!”

   她又一次去看佑宁的时候,正好碰上许佑宁在做产检,就以医生的身份围观了一下,早就知道佑宁怀的是男孩子了。

   沈越川严肃的确认道:“你有没有告诉司爵和佑宁?”

   萧芸芸摇摇头:“当然没有,我知道不能告诉他们。”

   沈越川松了口气:“不告诉他们最好。”

   现在,谁都不能保证许佑宁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界,顺利和他们见面。

   所以,穆司爵和许佑宁,最好是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性别,免得日后遗憾。

   萧芸芸靠进沈越川怀里,说:“其实,从产检结果来看,小家伙的情况很好,跟一般的宝宝一样健康。剖腹产的话,他有很大的几率可以跟我们见面。”

   沈越川抱住许佑宁:“但愿佑宁和孩子都能挺过去。否则,司爵的生活……会变成一团糟。”

   “哎呀!”萧芸芸的脑子突然转了个弯,“我们刚刚在聊什么来着?”

   “……”沈越川无奈的提醒萧芸芸,“我们聊到领,养孩子。”

   “唔,我记起来了。”萧芸芸坚决说,“我决定了,我要领养女孩子!”

   “傻瓜。”宋季青揉了揉萧芸芸的脑袋,“或者,我们也可以不用领,养。”

   萧芸芸笑嘻嘻的看着沈越川:“那样最好啦!”

   沈越川暗暗想,哪怕只是为了守护萧芸芸的脸上笑容,他也要想办法把问题解决好。

   萧芸芸像一条虫子一样钻进沈越川怀里,缠着他说:“我困了,抱我回房间睡觉。”

   沈越川当然乐意,抱起萧芸芸,往房间走去。

   不一会,房间传来萧芸芸抗议的声音:“哎哎,我都说了,我困了,你干什么啊……”

   “唔……沈越川……”

   又过了一会儿,萧芸芸抗议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变得婉转又缠

  绵。

   一次结束后,萧芸芸反而不困了,懒懒的靠在沈越川怀里:“对了,告诉你一件事。”

   “嗯。”沈越川意犹未尽的亲着萧芸芸额头和眼角,“什么事?”

   萧芸芸把她和洛小夕在医院的对话一五一十的告诉沈越川,末了,有些遗憾的说:“可惜,表嫂明明亲传给我一个这么好用的招数,我居然没用上。”

   沈越川眯起眼睛,声音里透着一股危险:“小夕在医院跟你说了什么?”

   萧芸芸兴冲冲的给沈越川划重点:“她说你老了!”

   沈越川盯着萧芸芸:“你也这么觉得?”

   萧芸芸当然不会这么觉得!

   但是,她突然想逗一下沈越川,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萧芸芸假装纠结了一会儿,弱弱的说:“那个,相对于我来说,你……确实有点老了吧?”

   瞬间,沈越川眸底的危险喷薄而出。

   他一个翻身压住萧芸芸,控住她的双手,牢牢压在她的头顶上,如狼似虎的看着她:“芸芸,我觉得我要向你证明一下,我有没有老。”

   萧芸芸不用想也知道沈越川会用什么方法证明。

   唔,不要啊。

   然而,萧芸芸想认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沈越川早就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双唇,她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感受沈越川密密麻麻的吻,蔓延遍她的身……

   过程中,沈越川不断试探,不断挑

  弄,萧芸芸几度魂

  飞魄

  散,颤抖着声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知道是第几次,沈越川抵着萧芸芸,温

  热的气息熨帖到她的鼻尖上:“怎么样,还觉得我老了吗?”

   “唔,不……”

   萧芸芸哭着摇摇头。

   她再也不敢嫌弃沈越川老了。

   但是,这种时候,这样的答案显然已经不能讨好沈越川了。

   “乖。”沈越川吻了吻萧芸芸的唇,再一次带着她起起

  伏伏。

   最后,萧芸芸整个人软成一滩,根本不知道这个夜晚是怎么结束的。

   她只知道,从第二天开始,她连听到“老”这个字,都会想起这个晚上的一切,双腿一阵阵地发软。

   这之后的很长时间,她更是连提都不敢在沈越川面前提一下“老”字……

   () 艾伦看到这样的情形,心里明白,赫敏和哈利、罗恩三人一定是在假期时喝了复方汤剂。

   哈利和罗恩变成了高尔、克拉布。

   赫敏想变成米里森,但是却误将猫毛当做了米里森的头发,放入了复方汤剂,

   结果变得人不人、猫不猫!

   艾伦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拐弯抹角地套赫敏的话,想知道赫敏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赫敏,庞弗雷夫人有说你什么时候能完康复吗?”艾伦温和地问。

   “庞弗雷夫人告诉我,即使恢复得很好,也要二月份才能出院!”

   聪明的赫敏能明显体会到艾伦和其他同学之间的不同。

   其他人固然也关心她的身体,但更多的是想知道她是不是被密室里的怪兽袭击了,怪兽长什么样子等信息。

   艾伦的体贴,让赫敏对他的好感度大增。而这种情绪在艾伦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赫敏时,攀上了高峰。

   “祝你圣诞快乐。请收下这份迟来的礼物!”

   赫敏手忙脚乱地掀开帘子的一条缝,接过了包装好的超级巨大的盒子。

   夏季小清新美女单反旅拍

   这盒子将赫敏的床占据了一大半!赫敏在挪动时,一个不小心,枕头掉到了地上。

   艾伦对她那一闪而过的毛茸茸的手和脸、头上立起来的猫耳朵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而是平静地将捡起了从赫敏床头掉落的卡片。

   尽管只是一扫而过,艾伦也看清了卡片上的内容:

   致格兰杰小姐,希望你早日康复。关心你的教师吉德罗洛哈特教授,梅林爵士团三级勋章,黑魔法防御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

   艾伦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厌恶,这个自恋的老骗子!

   再次将卡片从缝隙中塞给赫敏,艾伦拉体贴地将帘子掩好,遮住了赫敏无意之中露出来的毛茸茸的大尾巴,起身告辞。

   由于有帘子的遮掩,艾伦没有看到赫敏脸上难堪和羞涩的表情。

   有时候,男孩子对女孩子的情绪变化不敏感,那有几种可能。

   一种是男生本身就情商低,那无药可救;一种是男生属于自恋型人格,眼里除了自己没别人;还有一种是最常见的,就是女生并没有走进男生的心里,他自然不会时时刻刻地关注女生的情绪变化!

   而艾伦,明显属于最后一种。无论佩内洛还是赫敏,暂时都没有成功地走进他的心里。

   虽然和其他霍格沃兹的小女巫比起来,他和她们的关系比谁都要好。

   在艾伦走后,赫敏将洛哈特教授赠与她的卡片塞回了枕头底下。想了想,又将它夹在了枕头边上的一本厚重的魔法书里。

   她迫不及待地捧起了艾伦送过来的礼物盒子。这盒子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拆开盒盖的瞬间,赫敏想到的是,艾伦不愧是学霸,送的礼物都如此特别竟然是美国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部教材!

   自己在病床上休养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本来艾伦给赫敏准备的是克莱恩夫人店里的清风系列长袍的少女款,和佩内洛的那件略有不同。

   但是佩内洛在火车上的话,让艾伦改变了主意。

   如果佩内洛不喜欢和别人撞衫,那么赫敏想来也一定是不愿意的。

   赫敏那么爱看书,伊尔弗莫尼的部教材很适合送给她作为礼物。

   同样的礼物,平斯夫人也收到了,而且一次性拿到了十六套。

   一套送给她,其余的十五套捐赠给霍格沃兹图书馆。

   消瘦如秃鹫一样的平斯夫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她在霍格沃兹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巫师给她送礼物。

   毕竟她生性严肃谨慎,暴躁易怒,对图书馆里的纪律管理十分严格。

   很多小巫师将她列为霍格沃兹第二讨厌的人,第一位是费尔奇!

   正因为如此,她在收到了艾伦的礼物后,难得地露出了和蔼的神色。

   虽然是刚刚开学,但是图书馆每天都被小巫师们占据得满满当当。

   教授们可不管是不是开学,作业布置得极多,这其中,斯内普教授尤甚。

   因此,平斯夫人很快就挥舞着鸡毛掸子,冲着一位将书本内页折叠起来的一年级小巫师大吼大叫起来。

   在霍格沃兹二楼的一间女生盥洗室门口,艾伦找到了哈利和罗恩,想要将那些仿真龙蛋和奢华巫师棋送给他们。

   他们两个正头对头在一起,共同翻阅着一本小小的、薄薄的、有着破破烂烂的黑色封皮的书。

   “哈利、罗恩!”艾伦大声叫道,这将他们两个吓了一跳。

   看到他们狼狈的表情,艾伦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找你们好久了,怎么你们两个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我们找到了一个本子……”没等哈利说完,一道人影突然从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闪了出来。

   是珀西!

   “你们在女生盥洗室门口做什么?”珀西表情严肃,沉声问道,看样子像是在审问罪犯似的。

   艾伦觉得珀西看自己的表情特别不善,他不会和那些熊孩子的家长一样,认为自家孩子犯错,都是别人带坏的吧?

   “我们又没有进去,站在这里聊天不行吗?”罗恩一脸受伤地问道,显然,他以为珀西在针对他。

   “我是级长,有权利过问。”珀西高傲地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珀西看向艾伦。

   哈利将手上的黑色笔记本悄悄藏到了身后。

   “我吗?”艾伦温和地说,“是送给哈利和罗恩的圣诞礼物。”

   “在女厕所旁?”珀西讥讽地问道。

   “您不是拉文克劳的级长,怎样送礼是我的事情。”艾伦不卑不亢地顶了回去。

   莫名其妙地被珀西针对,即使是泥婆萨,也要火冒三丈!更何况外表温和有礼,而内心坚定果敢的艾伦!

   珀西显得极为愤慨,“你需要对级长表现得尊敬一点儿!”他说,“我不喜欢你的态度!”

   说完,他昂首挺胸地离开了,像一只斗志盎然的公鸡!

   艾伦三人面面相觑。

   “珀西是不是对我有偏见?他不会认为你们在女生盥洗室看书是我的主意吧?”艾伦觉得自己很冤枉。

   “谁知道呢?他就是那样,傲气得很,级长、门门功课第一!”罗恩厌恶地皱起鼻子。

   看到艾伦一脸被殃及池鱼的表情,罗恩连忙补充,“当然,艾伦你和他是不一样的。”

   “嗯,我还不是级长。”艾伦友善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