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菱郡主身影出现,便直奔秦苏而来。

   这并不是她与秦苏的第一次见面,在秦苏将阴阳道子斩杀掉的时候,她便亲眼所见。

   后来,秦苏还特意找她见了一番,不过没有说太多,便开始修炼进入那杀戮空间中了。

   “苏师兄!”

   红菱郡主这里,也没想到秦苏会提前离开,不过能够记得将她带在身边,不由令她心中一阵窃喜。

   不过。

   当她目光看到羽柔子的身影后,不由怔住了。

   对于羽柔子这里,她虽然谈不上熟悉,但却知道她的身份,乃是芳名漫天的女炼药大师,那天灵神液,就出自她之手。

   眼下,她看到羽柔子的身影,要说不心惊,那绝对是假的啊!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师兄,居然这么神乎其神!

   只是拍买下了三滴天灵神液……

   居然,将这位炼药师给拐跑了?

   清纯洁白少女

   而且看样子,还是要一起回合欢宗???

   要知道,这整个荒域中,不知多少名门世家,天之骄子想要接近这位女炼药大师而不得!

   她们合欢宗内,便有不少这样的天骄存在。

   而且在合欢宗内,都有着极高的地位,身份远在刑罚弟子之上。

   最为重要的是。

   合欢宗也曾邀请过羽柔子,加入宗门的丹道一脉,不过却被婉拒……

   可以想象,秦苏若是带羽柔子回归宗门,会引发多么大的轰动!

   秦苏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表明,自己请她为自己炼制丹药,仅此而已。

   红菱郡主闻言,心中暗自菲薄,秦苏这里太无耻了。

   这种理由和借口,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宗门邀请羽柔子都不答应,他这里居然让羽柔子贴身给他炼丹,这要是让外人知道,非要冲过来杀人不可。

   秦苏这里,则懒得多说,独自一人盘膝,再次进入那杀戮空间。

   至于羽柔子和红菱郡主这里,则比他想象的要融洽。

   红菱郡主,更是对羽柔子这里十分尊敬!

   一口一声大师,更是虚心向羽柔子请教有关炼丹方面的东西。

   羽柔子这里,则欣然接受,十分的柔和,并没有因为是炼药师的身份,而去自抬身份。

   如此态度,倒是让红菱郡主有些吃惊,甚至可以说是暗暗咋舌。

   要知道。

   每一个炼药师,脾气古怪不说,一个个都傲的无比。

   不说羽柔子这种炼药大师,单单是合欢宗内的那些丹脉弟子,都牛的不行,想要讨要一些丹药,都需要各种拉拢。

   羽柔子这里如此态度,怎么能令她不意外。

   面对羽柔子这里,她可无法入秦苏一般保持淡定,因为她听闻过太多次羽柔子的名讳了,在那些丹脉天骄心目之中,更是将其奉为女神!

   对于丹脉弟子而言,岑珺仙子那种圣女,也仅仅是圣女,无法在他们心中拥有地位,可羽柔子就不同了。

   不说男弟子,就是他们这些女弟子,也崇拜不已,怎么能够淡定啊!

   红菱郡主的想法,秦苏自然不知晓。

   他自然没有想过,自己将羽柔子带回到宗门内,会对宗门那些弟子,引起多么大的轰动和疯狂!

   有了第一次的进入。

   这一次,秦苏并没有那么意外,当意识靠近杀戮剑诀时,已然置身在了杀戮剑诀空间中。

   秦苏进来,没有丝毫犹豫,身影直奔那石池方向而去!

   他想要确认一番,这里究竟有没有变化。

   万一,那石池还在……

   咳咳。

   那条鱼儿还在,岂不是又可以美欲一番口齿!

   说不定,还能得到那苍冥不死身!

   不过,秦苏失望了。

   这里的一切,都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那石池之中,哪里有阴阳鱼的影子。

   这阴阳鱼得不到,那苍冥不死身,更不要想了。

   “这个苍厄,是不是太随意了。”

   “这么重要的传承,居然放在一条鱼的身上,哎……”秦苏叹息,一脸的无奈。

   一想到与这不死身错过,便很不得给自己两拳。

   就算饿,也不能吃鱼啊!

   这鱼也傻,哪怕逃窜一下,也不会被自己轻易给抓到。

   “这些粘稠物质,到底是什么存在……”

   秦苏抬头,看着上空的那些粘稠物质。

   上一次,他便是

   被这粘稠物质所侵袭,无法摆脱,最终做了一场无比漫长的梦。

   虽然外界,仅仅过去了片刻,但对他而言,却仿佛经历过了万年岁月。

   这种感觉,彷如隔世,哪怕现在回想起,秦苏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不过,他也得到了好处。

   仅凭那一剑之威,他便可立于剑尊之名!!!

   秦苏抬眸间,体内气息牵引而出,直接袭向那些粘稠物质……

   他想要变得更强!

   哪怕再次经历那一幕,他也心甘情愿!

   “轰!”

   “呼啦啦!”

   果然,就在秦苏气息接触到那些粘稠物质的刹那,猛地再次降临。

   只不过。

   这一次秦苏所经历的一切,与上次完全不同。

   那片天,没了。

   那片大地,也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苍茫星空,眺望而去,无尽星辰陈列,汇聚成一道道星河,场景浩荡震撼!

   这一切,还不等秦苏反应过来,前方星空之中,便有一道身影浮现。

   这身影是一名男子,身穿残破血衣。

   长发披散间,仿佛凝固一般,发丝如同雕刻。

   “轰!”

   几乎在秦苏看到这血衣身影的刹那,那血衣身影动了,一剑猛地朝秦苏斩来。

   这一剑之下,星空都在颤抖,无数星辰被剑气碾灭成尘埃,在秦苏眼眸中爆裂开来。

   如此景象,震撼至极!超乎出秦苏的想象!

   他的身体,在这一剑之下,更是无法做出反应,眼前的一切被斩灭成黑暗!

   而他,也没能逃过这一剑!

   “噗!”

   秦苏大口咳血,猛地自杀戮空间中醒来。

   这突然的一幕,使得身在星空舟上的羽柔子,以及红菱郡主两人,全都吓了一跳。

   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彼此间正在谈笑,秦苏这里的反应,让她们误以为有人半路截杀而出偷袭,当下第一时间朝秦苏冲来,可这四周哪有半个人的影子。